乐山全搜索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515|回复: 0

悬崖上的“舞者”——记“金顶蜘蛛人”彭文才

[复制链接]

2912

主题

466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4211
QQ
发表于 2015-3-16 09:0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崖耸峙,天外流云。在海拔3079米的峨眉山金顶,当络绎不绝的中外游客在云海、日出、佛光等美景中流连忘返时,很少有人会注意到,就在咫尺之外的悬崖下,一个矫健的身影正身悬半空、艰难地清理崖壁垃圾。
    15年,5400多天。他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系于吊索,每天在峨眉山的万仞悬崖边摆荡,为金顶清理杂物。游客称他为“金顶蜘蛛人”,同事说,他是在悬崖上“跳舞”。


00e04c4062c5166f2eb901.jpg

彭文才为金顶的环境卫生,付出了艰辛的劳动。

    他就是“2014年感动四川十大年度人物”、峨眉山金顶管理处崖壁清洁工——彭文才。从30岁至今,他独自承担金顶崖壁清理工作已有15年时间。
    一干就是十五年 试一试
    瘦小、精干,这是彭文才给人的第一印象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身材,加之胆大心细,使他成为了峨眉山金顶这么多年唯一的崖壁清洁工。
    1970年农历7月,彭文才生于峨眉山景区黄湾乡桅杆村八组一个叫田坝的地方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日子过得很清苦。刚满16岁,彭文才就到峨眉山景区的饭馆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。年轻气盛的彭文才偷偷揣着一颗闯荡的心,成年后毅然离开家乡,先后在攀枝花、蒲江等地打工,进工厂干过焊工、电工,在工地上开过铲车、塔吊,尽管技术不错、干活勤快,但收入不高,除去日常开支所剩无几。
    而在家乡,峨眉山、乐山大佛于1996年被列入《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》。随着旅游热潮的到来,峨眉山景区步入了快速发展阶段。抬滑竿、照相、开客栈、开饭馆、卖旅游纪念品……景区里不少退耕还林的村民都挣到了“第一桶金”,基本实现了“一家一业”,一些地段优越的还“靠山吃山”赚了大钱。
    得知家乡发展得越来越好,彭文才毅然回乡。和其他在景区谋生的村民一样,他尝试过照相、开客栈、卖旅游纪念品,但都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收益无几最后不了了之。后来,彭文才从景区管理处申请到了抬滑竿证,尝试几次后,他发现自己不到50公斤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份工作……
    2000年,30岁的彭文才感受到了来自工作和生活上的双重压力。这时,峨眉山景区招清洁工,彭文才想都没想就报了名。到峨眉山金顶报到时,彭文才和其他4个个子不高、体型偏瘦的应聘者被选为崖壁清洁工。“当时的攀岩工具很简单,一根麻绳和一根钢绳分别吊在身上,一个人下崖,十几个人在上面拉。”对于第一次下崖壁清理垃圾的情景,彭文才还记得清清楚楚。
    “怕不怕?”
    他说,“怕是肯定的。那么高,山底底都看不到,一般人往悬崖边一站就觉得双腿发麻。但我当时年轻,胆子有的是,还觉得有点刺激好玩,吊在半空的风光也好看,还有松鼠在一边跳来跳去,有意思!”
    “在风景这么好的地方工作,每天还能看日出云海,多安逸!”下崖过程中,彭文才不断给自己打气。当看到舍身崖经过他们的清理变得干干净净、崖壁风光更加壮美时,他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。他当时就想,“虽然工作有点危险,但还是试试吧。”
    连彭文才自己都没想到,其他几人不久后就相继离开这一高危工种,而他,这一“试”就是15年。
    干到干不动为止 不放弃
    峨眉山金顶片区,一共有31名清洁工,其中一个做饭,两个挑垃圾,6个守厕所,1个挑香灰,其他的负责地面清洁。但金顶护栏以外和悬崖区域下,却全由彭文才一个人负责。这里海拔高,空气稀薄,普通游客爬几级阶梯便气喘吁吁,更不用说做攀爬崖壁这样的体力活了。
    但彭文才却做得不亦乐乎。他告诉记者,每次清理完垃圾,上来的时候全靠臂力把自己拽上去,从最开始的20米一点点增加,现在,他最深能下到悬崖下200米的位置,到底后还能自己掌控绳索左右分别甩动两三米,增加下崖后的作业面积。“如果下到200米的悬崖,吊下去需要40分钟,攀爬上来需要1个半小时,加上清理崖壁垃圾的时间,一上一下,就是3个小时。”
    为了确保安全,景区在前几年麻绳加钢绳的配置之外,又给彭文才配备了专业的户外攀爬设备。现在下崖工作,不需要工友在上面拉他,但需要有个人在上面守着,“以免游客不小心或者恶作剧解开绳索爬不回来。危险还是有的。”彭文才坦言。
    有一次遇险让他记忆犹新。那天,他从舍身崖下到一个很深的小平台上捡垃圾,感觉绳子有些紧,就解开身上的绳索开始清理垃圾。等他准备往回爬的时候,却发现绳子自动收缩上去了一长截,伸手够不到绳子。“当时的位置,手机没信号,呼救也没人听得见,咋个回得来?”彭文才急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很快使自己平静下来,在狭窄的悬崖平台上堆起石块,徒手沿着崖壁爬了几步才够到了绳子,拴在腰间慢慢爬回了金顶。也正是这样的经历,让彭文才在工作中变得更加小心谨慎,一刻也不敢大意。
    最让彭文才头疼的,是舍身崖被冰雪覆盖的季节,以及旅游旺季。“崖壁的白雪下隐藏着更多危险。在看不清位置的情况下踩下去,不晓得会不会踩空。那时候心脏真的跳到了嗓子眼。雪也会把手套和衣服打湿,很难受。”彭文才说。遇到旅游旺季,他的工作量就会增加数倍,每年的七八月和春节期间,他每天能从崖壁上清理出一两百斤垃圾,最忙的时候,天天住山顶,好几个月都回不了家,尽管他的家就在峨眉山脚下。
    刚开始在舍身崖工作时,彭文才没敢让家人知道,直到最近几年才轻描淡写地说了工作情况。母亲穆秀娥看过一次儿子上工后,便再也不敢上金顶。“继续做,太危险,他又那么瘦弱;不做的话,也没人顶替他。”穆秀娥心里十分矛盾。彭文才今年刚上高三的儿子也为爸爸担心,经常利用节假日到峨眉山景区打工帮忙,陪陪爸爸。
    带着家人的担心和挂念,彭文才一做就是15年。当初一起下崖的伙伴纷纷离职,另觅他途,只有他坚持了下来。问他打算干到什么时候,他说,“打算一直干下去,干到干不动为止。”
    工作更有意义 因为救人
    “老彭是真心热爱他的这份工作。”峨眉山金顶管理站站长刘世明说,“他性格比较内向,话不多,但是对待工作比谁都麻利认真。”
    2014年除夕一大早,峨眉山金顶天色微亮。彭文才系好绳索,绑好安全带,和往常一样在万仞悬崖上开始一天的工作。尽管金顶管理站批准他回家过除夕,但他还是希望在下山前使峨眉山金顶尽量保持干净。
    这是当崖壁清洁工15年来,彭文才第一次回家过年。让大家没想到的是,大年初一一大早,他又匆匆赶回峨眉山金顶,回到工作岗位上,他说,“这两天游客多,一天不清理垃圾要成堆,破坏这么美的风景就不好了。”
    这么多年吃住大都在峨眉山金顶,彭文才早就把金顶当成了家。他说,“每天不上下折腾两次,都觉得浑身不自在。”不下雨不起雾的天气,每天准时8点下崖清理垃圾,这已经是彭文才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。
    彭文才常年穿着的一套橙色工作服背上,印着“峨眉山景区紧急救援”几个字。刘世明告诉记者,除了打扫崖壁上的卫生,他还要在环卫工作之余,负责景区的紧急救援工作。
    2009年一天下午,峨眉山金顶金刚嘴崖壁岩石上坐了一位神情忧郁的女子,像是有事想不开准备跳下去。不少游客发现后,慢慢靠近劝说。发现有人靠近,女子身体朝前倾了一下,将手中的包往云海中扔去。金顶派出所接警后立即出动,彭文才也全副武装,系上安全绳,准备靠近施救。“一旦有大风或者她稍不留神,她和我们就有坠崖的可能。”彭文才回忆道,他和派出所所长陈俊林一前一后,迂回到女孩身旁。此时女孩已有些支持不住,撑在岩石上的手有些松动。就在千钧一发之时,彭文才和陈俊林一起把女孩抱住,其他人在后面拉绳子,成功将三人拉上来。
    最近的一次救人,是2014年11月18日。那是一个30多岁的外地游客,不知怎么掉到了金顶气象站外的悬崖下七八十米深的位置,幸好当时他身上有手机,拨打报警电话后,金顶派出所立即通知彭文才前往参与救援。“来到悬崖边,崖边全是雪,还有游客摔下去时留下的脚印。”把绳索吊在身上,彭文才慢慢挪下崖去,又在游客身上绑上一根吊索,和他一起艰难地爬了上来,捡回一条命。
    无论是施救轻生者还是被困游客,只要是在峨眉山金顶,都会看到彭文才橙色的身影。在他看来,紧急救援就和清洁崖壁上的垃圾一样是自己的分内之事,15年来,他已经在舍身崖附近救下10多个人。他说,“工作也因为救人而变得更有意义。”
    也不愿游客乱扔垃圾 宁愿丢饭碗
    在今年举行的“2014年感动四川十大年度人物”颁奖典礼上,彭文才手拿证书觉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,为了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看到整洁干净的峨眉山舍身崖,给游客一个好的印象,我准备坚持到干不动才不干了。”
    彭文才认为,这个荣誉不是他一个人的,是景区所有清洁工的,因为有大家的共同努力,才让峨眉山的风光更加秀美。
    在同事眼中,彭文才踏实能干、话不多、脾气犟,平时喜欢喝两杯。但是在工作中,他的话可不少。每天彭文才下崖清理垃圾,总会引来不少游客围观拍照。他总会顺便就为自己的工作做宣传,提醒大家文明出游,不乱丢垃圾:“看嘛,我下去就是为了清理那些崖壁上的垃圾,你看那么多垃圾,多煞风景!”
    不少游客亲眼看到他冒着生命危险清理崖壁垃圾,纷纷表示太危险,自己不会再乱扔垃圾了。但也有人不理解,有一次,彭文才劝说一名游客不要乱扔垃圾,这位游客恼羞成怒地说:“我不扔垃圾,你岂不是要失业了?”彭文才当时就回了一句:“我宁愿丢饭碗,也不愿游客乱扔垃圾!”
    提起工作,彭文才谈得头头是道。说起家人,他语气迟疑,眼圈有些发红,“说啥子呢?这么多年,确实对不起他们。”刚到峨眉山金顶工作那一年,彭文才的儿子不到4岁。他因为工作忙,顾不上照顾儿子,只能拜托年迈的父母亲和亲戚朋友照看。他工作上唯一的希望,就是能有个“接班人”,这样一来,自己会在下崖时有个人在一边聊聊天,说说话,也会有多余的时间陪陪家人,管管娃娃,将来自己老了干不动了也能放心离岗。
    除了喝两杯,彭文才还爱上微信,他微信名也有意思,叫“喝喝酒-跳跳舞”。“我可不滥喝酒,只是在下崖‘跳舞’前喝上一小杯,壮壮胆。”他偷偷告诉记者,自己还有一个“小爱好”——绣十字绣。一开始是给自己和家人绣鞋垫,现在他也绣山水花鸟。他还有一个计划,就是把自己在悬崖下看到峨眉山金顶的风景都绣下来,等将来修了新房,挂进新家。
    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,已经45岁的彭文才觉得峨眉山的美直到今天还是看不够。这几年,来峨眉山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,金顶上新修的十方普贤、金银铜殿金碧辉煌,大气,雄浑,清爽。看到这些,他觉得“这些年的坚持都值了”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